服务热线:021-56471564

公司动态

“育婴师”摔死女婴 再触保姆诚信之痛

洪女士9个月大的女儿被育婴师吴某明抱进卫生间,高举并用力摔在地板上,致使女儿颅骨多发骨折、粉碎性骨折,颅内出血,全身损伤18处,经抢救无效而死亡。近日,厦门市人民检察院已经以故意杀人罪对吴某明提起公诉,之后该案将在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

“育婴师”摔死女婴,再触保姆诚信之痛。由于雇主与保姆双方信息不对称,诚信的缺失导致了双方关系的诸多矛盾。从上海保姆放火案到郑州女子4年换了15个保姆,更多的人则是雇了保姆,还得随时看手机监控,都折射出关于诚信的焦虑,如何找一个合适的保姆,让不少人倍感困惑。

就本案而言,记者调查发现吴某明到洪女士家做育婴师之前,背负孩子升学以及偿还房贷等经济压力,为了在育婴师行业立足并赚取高额酬劳,曾花500元办理了“高级育婴师”的假证,但聘用吴某明的好邦伲公司没有审查出来育婴师的资格证是伪造的。

根据福建省人社厅的政策,育婴师证书需通过各省统一考试,在《国家职业技能标准——育婴员》中显示,育婴员需要在普通受教育程度中拥有初中毕业(或相当文化程度),育婴师分为五级/初级工,四级/中级工,三级/高级工。但是由于保姆供不应求,一些公司并不执行这些政策,有的是自己培训,自己发证,有的是其它机构的的证书也可以,像好邦伲公司,对每个人进行10天的培训,考核通过之后会得到“高级育婴师证”,育婴师具有小学学历就可以。但雇主或者不懂这些东西,或者无法求证真相,这等于公司给雇主家庭埋下了炸弹,不知什么时候就爆炸。

同时,保姆工作经历不透明甚至造假,也是让雇主担心的一个方面。本案中,警方调查显示,吴某明曾因责任心差而被上一任雇主辞退,但洪女士并不了解这样的信息。而公司规定,在一年内,如果雇主对育婴师出现不满意的情况,可以提出要求,免费更换。这却成为了事情的导火索,“或许因为辞退迫使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洪女士推测。

这确实让人进退两难。雇保姆只能靠运气,如果运气不好,保姆令你不满意,你还怕保姆报复而不敢辞退,你只能不断加大防控措施,直到矛盾升级,双方撕破脸皮。

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以及家政服务业产业规模不断扩大,家政服务已成为城市里很多家庭的“刚需”。4月11、12、13日,人民日报头版连续三天刊发“扩大内需”评论员文章,提出《扩大内需必须加快推进复工复产》、《扩大内需必须挖掘国内市场潜力》、《扩大内需必须加强保障和改善民生》,在这样的背景下,被视为“朝阳产业”的家政服务产业大有潜力可挖。这就亟待对家政服务业进行制度规范和诚信建设引领。

2018年3月,国家发改委、人民银行、商务部等28个部门联合签署印发了《关于对家政服务领域相关失信责任主体实施联合惩戒的合作备忘录》,将建立健全失信联合惩戒机制,对家政服务领域失信行为全面亮剑,一些省市也上线了家政行业诚信平台,比如,上海市民通过登 陆“上海家政”诚信平台,能够查询到家政公司、家政人员的诚信记录。凡有过不良记录的家政人员将被列入“黑名单”,并通过平台在各家政公司“共享”信息。此外,通过诚信平台,家政公司、家政人员和雇主还可以实现“三方互评”,来保证服务质量。而市场自行构建的“网购预约保姆”之类的平台,也走进更多城市。但是各地执行力度不一,即使执行好的地方,仍存在各种各样的短板。这就要求各地像优化营商环境立法那样,通过地方立法,优化家政服务业诚信环境,完善家政服务业诚信体系,实施规范监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