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1-56471564

公司动态

保姆纵火案林爸忆妻儿:哪天不痛了,就能跟她

以前不知道眼泪真的可以流干,肝肠寸断也没法让眼泪稀释了,原来这样子更痛。想到孩子们曾经生活的点点滴滴,撕裂就开始蔓延全身,我的心就揪到一起,心脏顿停难以呼吸,几秒后就像从深水挣扎出水面,大吸一口气,紧接着又一遍一遍周而复始。我的余生大概就要这样周而复始循环往复了。太多人劝我介入心理疏导,可我不想。我知道这样让我痛不欲生,可我不想。心理治疗最终是让我放下他们吧,我不愿意。总有一天是不是对这个痛就免疫了,那时候也能跟他们天天对话了。这辈子缘浅。我们下辈子再续

很感动,男同胞也这么感性,这位网友说:兄弟,此刻作为男人我只想用力的拥有你,给你力量,愿你能继续前行。其它的话不会说,说了也没有用。

我的余生就这样开始了,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这都是我不曾选择的人生。也是我完全没有做好准备的人生,这一切都令我无法想象。老婆孩子离开后,时间变得越来越慢,越来越慢。我常常回忆起老婆孩子躺在房间的地板上,我仿佛看见他们的脸在天际浮现。每次梦到她们我都不愿醒来,醒了再睡,就想我们能一直在一起。每到深夜,我都会大声呼喊,喊进那个虚无,老婆孩子,你们为什么离开我。求求你们,快回来,我爱你们。晚上我都哭着入睡,早上醒来,我都会再经历同样的情绪。痛苦每时每刻都掌控着我,即使我看起来很平静镇定,它却一直在那里。我明白,痛苦不会在某一天消失,我感觉自己完全被空虚包围,漫漫前路,似乎只有无尽的空虚。许多人都对我说过,真没想到这句话。他们的意思是,他们没想到这件事会发生在我身上。也没想到我会这么坚强,而不是缩成一个球,悲哀的躲在角落里发呆。是的,我没有选择,只能保持清醒,我没有选择,只能熬过打击,悲痛,并且承受我还活着的负罪感,我没有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