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1-56471564

公司动态

《安家》:破除二元对立思想,职场妈妈也想兼

热播剧《安家》中,海清饰演的妇产科医生宫蓓蓓,是两个孩子的妈妈,平时工作较忙、单位离家又很远,无法对两个孩子亲力亲为地进行引导,公公婆婆同住,使得想对孩子进行教育更是难上加难。

想让孩子承担不吃饭的后果,两位老人心疼孙子,不停地喂饭,想要孩子遵守约定时间,不要再看IPAD,两位老人认为她过于严格,一到家就把孩子弄哭。

在单位和家庭的双重压力下,宫蓓蓓决定,买一套离公司很近,小区内就有幼儿园的小房子,不和爸妈一起住,自己照顾孩子,上学就近,自己和先生来接送,再不行就搭个钟点工。

可是,却被先生生气地反对,“这个房子太小了,爸爸妈妈住在哪?”,“当初你要事业,就让爸妈来,现在你有钱了,你这么做算什么?你说换房子改善,改善来改善去,就是为了把我爸妈改善走吗?”

大多数职场妈妈的痛,一边是工作事业的经营,一边是生活家庭的照顾,现实中,如宫蓓蓓这样的妈妈,常常会两败俱伤,损了关系,也让自己更加忙碌和疲累,很难真正做到事业和家庭兼顾,工作和生活平衡。

剧中的宫蓓蓓认为,爸妈影响我,沟通也沟通不了,我要离开爸妈,只能二选一,要么忍气吞声过,要么各过各的,先生反对我,我就自己带着孩子搬,他要么和我一起,要么和他爸妈一起。

不如,把之前的房租出去,用这个租金在新买的小区租一套小居室,让你公婆搬去住,这样以租养租,可以和公婆保持一碗汤的距离。要是住得太远,不方便你们互相照顾,你们这么忙,总有需要老人搭把手的时候,住在一个小区里,免去自己来回奔波,还能让先生安心,随时可以去看望父母。

一些职场妈妈,和老人相处很好,没有太大冲突,但仍会在生活与事业上纠结伤神,比如朋友佩妮,工作上获得了一个晋升的机会,也是领导对自己工作能力的肯定,觉得自己应该接受,可到了新岗位,势必会对专业技能和管理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而家里孩子正面临幼升小的阶段,自己还需要收集很多资料做决策,也想在孩子升学后,能够给予更多学业上的指导陪伴。

当我问佩妮这个问题时,佩妮尽一时答不上来,也没有想过平衡的样子究竟是怎样,只是觉得无法平衡,想着就不够,时间只有那么多,给工作多一点,家庭就会少,给家庭多一点,工作就会少。

这也是典型的限制性思维,我们必须破除二元对立,相信一定可以获得平衡,才能从中周旋和处理。

想清楚自己想要达到的平衡状态究竟是怎么样的,只有坚定了想要的方向,才能有动力和更多可能性。

我的目标是什么?我到底想要什么样的结果?在达成目标的过程中,我的责任是什么?我的资源有哪些?我需要去争取的资源有哪些?

晋升需要提高专业知识和管理能力,那么,基于新岗位和老岗位的差异,写出目标岗位的能力要求,分析自己的能力,存在哪些具体的差距,哪一项是目前最紧迫的,哪些是可以放在后面,慢一点去突破的,有节奏有次序地一项一项突破。

职场方面,针对自己的差距,向公司资深的员工或领导请教取经,还有一些公共资源,比如与需要能力相匹配的好课程,目标管理、沟通能力、PPT制作能力,没有时间自己看书钻研,就听课程,比如向职业导师、教练等进行咨询,有时只需要点一点,有个准备,就会简单许多。

孩子幼升小,在不熟悉的地方,家长更加容易焦虑和无所适从。家长群,升学主题公号,有经验的过来人妈妈,这些资源就可以发挥作用。

下班时间和孩子放学时间冲突?可否请熟悉的邻居、小区里同一个学校的全职妈妈接一下。担心孩子接回家后就知道玩,老人不会管理孩子,可否交给社区家庭晚托中心或者靠谱的辅导机构。

只看到眼前的问题和障碍,很容易把自己陷入受害者,知道自己要去往哪里,分析自己手里的资源和能力,调动资源,去整合,才能发挥能动性。

随着年龄的增长,人所扮演的角色会越来越多,哪个都不想放手,顾此失彼,处于长期自我消耗的状态。

我们要了解,在整个动态生涯中,很多角色就是不能平均分配的,如果不能把握当下阶段里重要的角色,这个角色会被其他不重要的角色所侵占,失去为这个重要角色所要付出的时间和精力,还有情感。

如果眼前的职业让自己感到疲惫焦虑,我们可以梳理一下自己是否清晰重要的角色排序,是否投放了合理的时间情感分配。

第一步,罗列角色,找到角色背后我们看重的价值,至少写十个角色(在工作中的上下级角色,在家庭中的妻子、妈妈角色,在原生家庭中的侄女、姑姑角色,在社团或兴趣中的管理角色、学习角色等等),对答案进行扩展说明,要有价值的支撑。

第二步,按照时间,事件加情绪,如实记录行动轨迹,看看每个角色里占据的时间及当时的情感,我们总是认为,越重要的事情,投入的时间就会越多,其实不是,情感才决定了我们觉得重要的事情。

第三步,对价值和情感进行排序,看看当下这个阶段,哪个角色是最重要的,选择。排序的背后是选择,选择的背后是情感。

把那些让你感到愤怒、厌烦的角色做一个弱化的处理,减少投入时间和在意度,那些让你感到满足、快乐的角色做一个强化的处理,增加投入时间。

不要求自己在每个角色里做到完美,从角色的梳理中,找到当下的重点角色,重点任务,来投放我们的时间和精力,清楚自己的选择,设定一定的界限,避免被次角色占用太多时间和情感。

比如我觉得陪伴孩子更重要,却被我的原生家庭占用,亲戚们都喜欢找我吐苦水或者请我帮忙,那我们是否可以表明自己的有限,无法在所有事情上都给予建议和帮助。比如我想看书来提升自己,却总被孩子突如其来的需求打扰,是否可以告知家人和孩子,“这段时间妈妈需要学习,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去找爸爸。”,或者在这个时间段里安排孩子上一节线上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