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1-56471564

公司动态

美国高中公立学校在20世纪的改革方案:重视机械

十人委员会对新潮流所做的些微让步并没能让不满的声音停息。委员会没能预见高中学生的数量暴增,也没有注意到学生间的程度差异。所以提出来的课程规划很快地就被证明是错误的。到了一九○八年时,全国教育协会已经很壮大,于是它提出决议高中并不是大学的预科(说实话,其实视高中为大学预科这不是十人委员会的立场),而期望高中能同时适合要升学与去工作学生的需要,并建议大学与学院也以这种方式安排课程。

所以先前的情势转变了,现在高中不再是配合大学而存在,相反地,大学应该试着配合高中。在一九一一年时,全国教育协会下的一个新委员会,高中与大学学制接轨九人委员会,发表一份报告,指出一个教育思想上的革命已经开始。这个委员会在组成结构上与以前不同了。大学校长与教授不见了,著名私立高中的校长也不见了。主席是纽约布鲁克林一所职业高中的老师,而委员会中没有包含任何有权制订课程的官员例如督学、校长与教育研究所教授等。

之前的十人委员会由企图制订高中课程的大学人士组成,但现在的九人委员会却由公立高中的人组成,他们要求全国教育委员会:为了读大学所需而必须在高中连续修习四年的科目,若非对于所有学生都有帮助,现在必须停止。委员会还说,高中教育的目标,是要造就好公民以及帮助他们选择职业,当然同时也要帮助每个学生开发个别的特长能力,这个目标与学习文化知识一样重要。

因此学校应该帮助学生发展其兴趣。委员会不认为博雅教育应该优先于职业教育:先进的教育理念会及早帮助学生找到各自的专长所在,因此应兼具博雅与职业教育……所以它期望学校多重视机械、农艺与家政科学等,认为这些是学生所需的基本教育。传统的观念认为高中是大学预科,所以过去让成千上万的学生偏离了他们本应该学习的东西,而去学一些他们根本不需要的东西。由于这种完全偏重智育的教材设计,学生因此对于知识文化有了错误的看法。这也造成日后劳动者与资本家或消费者间的阶级鸿沟。到了一九一八年时,至少在理论上,把高中教育从臣属于升大学的理念下解放出来的努力几乎完成,虽然课程改革还未竟功。

就在同一年,全国教育委员会的高中教育改革小组提出了公立学校改革方案,卫斯理教授(Professor Edgar B.Wesley)称此三十二页小册子为教育史上最重要的文献。这个报告的标题是〈中学教育的基本原则〉(Cardinal Principles of Secondary Education),由美国教育部正式核准通过,发行了十三万份。此举激发了全国对于教育政策的讨论,有些师范学校甚至还要学生硬行背诵其中的重要部分(很讽刺地,当然这是违反了新教育理念的核心原则)。

这个改革小组指出,进入四年制高中读书的学生中有超过三分之二没能毕业,而毕业者中大部分也没有继续升学。所以这部分学生的需求应该被正视。以往的教育理念认为应该要灌输学生智识训练,现在应该要修正了。教育应该要注重学生在能力及兴趣上的个别差异。新的教学法应该要重新检讨学科的必要性与教学技巧,不应该将所有学科视为理所当然必须知道的知识。

简而言之,课程设计的逻辑要改变,应从学习者的立场来看,这才是新的教育原则。更且,国民教育的目标是训练未来公民,而不是着重训练每个人开发智识能力。具新观念的教育者要了解,智识上能够充分发展的公民不一定会是好公民,好公民来自于在学校时直接地学习到民主精神、公民德行与公民精神。

所以这个小组提出了一套新的教育目标,但它不包括专注于使学生能发展智识能力与掌握高中的学科能力。它再三强调,高中教育的目标在于帮助这个国家强化民主,作法是培养学生成为好公民的能力:我们教育的三个目标是让学生成为在家庭、职场与国家中的好成员。

所以这个小组条列了以下教育的目标:一、健康;二、读、写、算术(3 R’s:reading,writing,arithmetic);三、成为好的家庭成员;四、成为好的职场成员;五、成为好公民;六、有良好休闲嗜好;七、陶冶品德。这个小组认为以往的高中教育忽略了对于音乐、艺术与戏剧等兴趣的培养,这看法是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