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1-56471564

公司动态

一哭二闹三上吊!花万元请来“戏精”月嫂,户

近日,杭州刘先生一家因为保姆的事情,可以说是非常糟心了!花大价钱找的保姆就像找了个“祖宗”回家…

两个月前,刘先生的妻子生了个宝宝,然后小夫妻俩在一家名叫“爱的果实”的公司定了45天的月嫂,花了两万五千多块钱。

但据刘先生说,这期间,对方的服务实在是不敢恭维,因为不满意,一个月里联系更换了三个月嫂,可是没想到月嫂们却一个比一个奇葩!

一个月就换了三个,是不是雇主太挑剔了啊?其实开始看这开头,大家可能都有点这么个想法,但看下去才发现…

为此刘先生的朋友甚至根据刘先生妻子的吐槽,在网上写了一篇文章,把遇到奇葩月嫂的经历讲了一通。

而第二个月嫂,也不是让人省心的。不干活、玩手机、偷懒。但懒就忍了,可是在这个月嫂的护理下刘先生的妻子竟得了乳腺炎 …

一来就开始说前任雇主家多有钱,吃的什么保养品,用的什么护肤品,一直旁敲侧击地提要求。更吓人的是,她还说自己有个比她小五岁的男朋友,感情很好,好到要给别人分享…

但没想到在雇主忍无可忍之前,这位月嫂自己先炒了雇主——去玩了一天回来后,说自己腰疼什么也干不了了,让雇主再换一个月嫂 …然后化了一个美美的妆走了。

所以,刘先生一家对于这样的月子服务也都表示无福消受了,只想把45天套餐内剩余的款项退还回来。(只想退款,没有要求赔偿)在协商下,对方给刘先生退还了七千三百元。

不过这之后,刘先生的妻子在和朋友聊天时,吐槽了下自己在月子里的遭遇,说起了这个事情。而朋友听后是觉得生气啊,说不能忍气吞声,让更多人被坑。

于是,后来就有了上面那篇文章。因为吐槽的事情实在是太过奇葩,这个事情很快就在当地的宝妈圈里传播开了。

本来文章把一些信息都隐去了,没有确切点出被吐槽的当事人到底是谁,大家看看吐槽吐槽就过去了。

因为这个事情,当事的月嫂和所在的月嫂服务公司是几次三番直接到刘先生家里说要解决事情。

刘先生一家是不堪其扰,搞得媒体都出场了。那天,刘先生就和记者来到了当事的“爱的果实”杭州门店,和店主商量这个事情。

然而面对记者的采访,店长只表示,她们杭州“爱的果实”只是上海“亦蓁母婴”下面的一个子公司,她们只负责签合同,所以安排和解释都是总公司在负责的,并且现在总公司已经带了人去刘先生家里了。

刘先生顿时很是生气,表示,又没有约时间,趁着家里没有男人在就往自己家跑,这算什么事?!就凭着你有客户的地址吗?

听这么说,刘先生是哭笑不得,这说的是人话吗,还为了我们方便,你们几次三番擅自过去都把我妻子吓成什么样了!

刘先生立马带着记者赶回了家,好在在刘先生赶到家时,月嫂一行人是被拦在了小区门口,没有直接“杀”上家门。

然后第二个月嫂,没有到现场,但对于雇主患乳腺炎的事情,到场的月嫂的领导表示了:产妇有乳腺炎很正常的,和月嫂没有关系的,我们没有责任的。

一上来就先吐苦水,说刘先生家里的床太矮,她给小孩和产妇按摩抚触的时候自己很辛苦;刘先生家的澡盆太大,她自己端一盆水很不容易,自己的腰受不了。

至于雇主说她的,腰疼不能干活但竟能容光焕发洗头化妆走人的事。这个阿姨是表示:“这个我是弄了的,但我总该洗个头吧 !”

一来而去,两边争执了起来。刘先生无奈摆头,记者在中间出言调解。然后这时候,现场那位月嫂领导出声了:“可以,我们来的目的就是调解。”

不过随后,她的下一句话就是指着第三个阿姨说:“问题是她要死要活的呀…没脸进门……”

矛头直指刘先生朋友发布的文章里涉及的关于第三个阿姨的情感私事……然后说到这,这个阿姨个顺势发作了,也就是前面这张动图里的这一幕……↓

看到这一幕,真的是要愣住了……然后在记者的调解下,刘先生夫妇表示朋友发的文章有些内容确实不合适,可以删掉,但月嫂公司一方要给她们道歉。

于是,月子公司一方现场的人就说了,那就当着记者的面,个人代表公司就这么道个歉就算了好吧。

这个月嫂又发了疯一样喊着“来吧,我不怕了”扑向前,吓得刘先生赶紧把妻子护在身后。↓

因为这个阿姨太过激动,最后现场的从上海总公司过来的月嫂领导提出,把月嫂留在门口,她到刘先生家里一同商量,希望双方各退一步。

看来高价也保证服务的高质量啊,在此真是要给大家、尤其是初为人父母的新手爸妈们,提个醒了啊…请人之前一定要好好查查才能放心!

记者了解到,中国母婴服务市场规模巨大,每年产业规模超过1万亿元并且还处于增长阶段。目前北京市每年的新生儿出生数量约为25万个,假设其中70%至80%的宝宝用了月嫂的服务,那么需要月嫂的数量约为20万个,依照当前每个月嫂每年服务8个婴幼儿的比例来计算的话,也需要月嫂约2.5万个。

随着新生儿父母年龄的下移、文化层次的提高,新一代年轻父母对于孕妇及婴儿健康的要求已经开始从简单的物质需求和传统的生理保护转变为注重心理的调适、心灵的沟通及科学文化的熏陶。这种转变促进了传统月嫂行业的转型升级,推动传统月嫂行业向科学母婴护理服务行业发展。老一代月嫂岁数已超过50岁,干不动了,80后又慢慢不愿意尝试干这行了,觉得太辛苦,所以月嫂市场缺口不小。再加上没有一个统一权威的规范来管理,月嫂的好坏标准无从查询,导致目前月嫂能力参差不齐、薪资漫天乱要价等乱象。

中国妇幼保健协会母婴服务培训基地项目办副主任刘昌龙告诉记者,国家人社部门给月嫂分了六级,从一星、二星到五星到金牌,但是具体每一级的培训标准未详细规定,现在相对正规的公司只能自己制定规范。他认为,像那种自己个人每换一家客户,每多看护一个孩子,就涨工资涨到天价的月嫂薪资现象,并不合理。现在社会上月嫂和月嫂公司水平良莠不齐。所以请月嫂一定要擦亮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