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1-56471564

行业资讯

保姆杀人案,“执死鸡”又出现了吗?

5月12日下午,江苏溧阳警方通报称,5月2日晚,保姆虞某用衣蒙住83岁老人陈某头部,坐其胸口,致老人死亡。目前保姆已被刑拘,案件正进一步侦办中。

“5月2日晚上10时06分,张阿留(老人儿子)离开家只过了5分钟,保姆就拿毛巾捂住了老人面部,持续一段时间后,保姆翻身上床,直接坐在老人胸口。

期间老人多次挣扎,但保姆手摇扇子,视若无睹,直到老人完全没了生命体征,她才翻身下床,镇定地给张阿留打电话:“快回来,你妈妈去世了。”

确认老人死亡后,虞某十分淡定的将老人的小儿子叫来,还对慌乱的小儿子表示,不要慌,我送走了很多人,这个我懂。并娴熟地教家属处理后事,还向家属讨要礼钱。

但她此时并不知道,房间里有一个摄像头,她的一举一动都被拍摄了下来。家属称, 要不是家里有监控,我们说不定还要感谢这个杀人凶手!

据了解该名保姆虞某某67岁,与死者同为别桥镇人,之前在溧阳一家医院里做了10年护工,与家属相熟数年,主动找过来当保姆,事发前双方相处融洽,未发生过矛盾冲突。谁知,工作仅八天就对老人下杀手。

“我们之间从来都没有过矛盾冲突,也没有其他仇怨,在我们家工作这段时间,双方相处也很好。她表面上对我妈妈照顾很周到,我们对她也都很尊重,想不通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根据披露出的案发时的监控视频,不少网友留言表示:该保姆明显动作十分熟练,此前也在医院担任过多年的护工,是否为惯犯?

猜疑不是凭空而来的,虽然事件仍在调查当中,但虞某的那句“不要慌,我送走了很多人”让人不寒而栗,她会不会就是传说中保姆行业的“执死鸡”?

在保姆行业内有一群极为特殊的人,她们被同行称为“执死鸡”保姆,为了赚钱快,这些保姆只接那些高龄、病重、濒临去世的老人的活。

到雇主家之前就会讲好行规:家政行业,有一条隐形规矩,即“如老人身故,即使只做几天也要支付全月工钱”当给一份安慰金,俗称“解秽金”。

“执死鸡”在照料老人不久后,就会将老人杀害,有时候是几天,有时候则是几小时。然后就能拿到雇主给的一月工资,再换下一家如法炮制,一个月能赚几个月的钱。

何天带做保姆1年多共杀害10个老人。其中9单家属并未发现问题。直到因为太贪心拿走了受害老人的存折和金戒指,被家属察觉,事情才败露。

陈宇萍,受雇仅14小时,就给99岁的被害老人喂药致其昏睡,第二天凌晨2时扼颈致老人死亡。事情败露的也很巧合,在葬礼上,来奔丧的亲戚随口说起一件事,自己嫂子家也请了保姆,老人不到一天就死了,双方核对过后,发现正是陈宇萍。家属才察觉出问题,趁遗体火化前,报了案。

据警方推断,陈宇萍作案持续时间更久,杀的老人比何天带更多,但是由于多数死者已经火化,时间较为久远,缺失相关的证据。

“执死鸡”照顾的大多是瘫痪或者失去自理能力的老人,这些老人根本没有反抗的能力,另一方面也可以看出亲属对于老人死亡原因的漠视.

这些保姆作案反侦查能力并不强,作案漏洞凭出,或许是家属没有想到人性可以恶到这种程度,甚至有些怀疑也不愿多想,本身是时日无多的老人,实在没精力去怀疑了。

正是因为这种保姆和老人之间实力悬殊,家属的漠视,经济上的诱惑,这些毒保姆才把虐待甚至杀害老人进行的有恃无恐。

随着人口老龄化、二孩时代的到来,我国家政服务需求呈现爆发式增长,截止2019年,我国65岁以上人口数量为1.76亿人,占总人口比重12.57%,而我国各类养老机构只有2.99万个,远远无法满足实际需求。

与逐渐壮大的家政市场相对的,我国至今也没有一个相对健全的保姆培养与监督体系。低门槛服务业,如保姆、护工、幼师一直处于放任自流的状态,导致大量社会闲散人士聚集于此。

日本导演今村昌平的电影《楢山节考》中讲的就是日本古代信州一个贫苦的山村中,由于粮食长期短缺,老人一到了70岁,就要被亲生子女背到山中等死,以供奉山神的故事。

尽管故事发生在一百多年前日本信州深山里一个偏僻的村落,但是这样的事离我们并不遥远。

前段时间西方抛出“群体免疫”概念,表示通过让人群大范围感染,用达尔文的剪刀形成抗体。虽然新冠病毒对所有人都易感,但对老年人杀伤力尤其大,群体免疫的牺牲者很大一部分都将是老年人,这些老人被迫成为整个社会利益权衡的陪葬。

西班牙能有今天,也是老人这一辈奋斗出来的。现在欧洲年轻人所享受的,也差不多都是老人们年轻的时候工作所创造的,真的是人间悲剧,价值观崩塌。

老人为国家纳税,换取的便是年老后得到社会的供养,现下大难临头却被送上楢山,本质上便是大规模的国家违约。

民无信不立,践踏国家公信力,践踏现代文明社会的基石,必然要付出长期且惨痛的代价。

早在几千年前《礼记·礼运》里就提到:“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