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1-56471564

行业资讯

70岁空巢独身老人去世后,30岁保姆挺孕肚争遗产

2015年6月的一天早上,吴明刚刚有了点睡意,手机突然响个不停,吴明接起电话,电话那头的声音让他一下子睡意全无。“小吴你快点过来,你父亲的遗体被人抢走了。”

吴明心急火燎,一边往医院赶,一边止不住懊恼。一周前父亲去世了,一发出,父亲生前的老战友们纷纷表示要前来吊唁。可是战友多在外地,年纪又大,路上一耽搁,原定的遗体告别时间一拖再拖。父亲没有入土为安,吴明是寝食难安,加上连日守灵已经有些撑不住了。

看门的郭大爷觉得他不容易,好说歹说才说服他回家换身衣服睡一觉。谁知道刚回来一个晚上,父亲的遗体就不见了。

郭大爷告诉他,今天天还没有亮,有个叫郭霞的人将遗体抢走了,说是要火化。因为对方人多势众他实在拦不住,就赶紧的给吴明打了个电话。

吴明一听就急了,前天晚上他收到郭霞发来的信息,要求吴明把父亲的遗产分给她一半,当时吴明觉得这简直是瞎胡闹,心情悲痛的吴明根本无心理会。谁曾想碰了钉子的郭霞竟然出此下策,将父亲的遗体抢走了,难道郭霞想威胁要价不成?父亲尸骨未寒,亲朋好友尚未吊唁,这该如何是好?

吴明一边给殡仪馆打电话落实情况,一边火速的赶往了现场,终于在殡仪馆门口截住了郭霞。看到郭霞吴明当场就火冒三丈,指着她的鼻子就骂:“你算什么东西?我父亲就算要火化也是我这个儿子的来操办,轮得到你吗?”

郭霞也不甘示弱,冷笑着说:“你爸自打生病,你照顾过几天?你算哪门子儿子?你爸生前是我照顾的,他什么时候火化当然是我说了算!”

两个人在殡仪馆门口越吵越凶,眼界就要动手了,工作人员连忙上前劝阻。看郭霞和吴明两个人都是30多岁的样子,可吴老伯的亲属登记表上,郭霞是妻子,吴明是儿子,哪有儿子跟妈的年纪相仿的?

吴明愤怒地说出了事情真相。郭霞并不是吴明的母亲,而是吴明为患癌症的父亲雇佣的保姆。

吴明说他是一家服装公司的经理,常年辗转各地出差,忙事业忙得昏头转向,连自己的婚事都耽误了,更别说常回家陪父亲了。

由于母亲去世的早,家里常年只有父亲一个人,好在父亲身子骨硬朗衣食住行都能自理,不用儿子操心。可一年多前父亲被查出得了癌症,身边从此离不开人照顾,吴明就想给父亲找一个保姆。可是吴明在媒体上多次看到有些空巢独身老人,找个年纪相仿的保姆难免会日久生情,有些保姆还因此成功上位成了老伴,往往在老人百年之后,子女和保姆为争夺遗产打的不可开交。

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在自己身上,吴无明在给父亲找保姆的时候非常谨慎,他决定给父亲找一个隔代的、既年轻、又有家世的,这样保姆就不可能抛弃家庭跟父亲这样已经得了癌症的老头子扯不清楚了。带着这样的标准,吴明在家政中心挑了一圈,发现郭霞最符合他的条件。

当时郭霞30多岁,有丈夫有孩子,家庭稳定,年轻力壮又很勤快。起初的几个月吴明对郭霞并不放心,忙碌之余他时常会突然回家突击检查。他发现郭霞的活干的确实不错,不论他什么时候回来,家里都是窗明几净一尘不染的,而且父亲不但气色好转了许多,笑容也多了起来。

眼看父亲的病情越来越稳定,公司恰巧接了一笔大业务,吴明便放心的把父亲交给郭霞,自己出国忙工作去了。

可突然有一天吴明接到郭霞的电话,说父亲病情突然恶化了,住进了医院,让他赶紧回来。吴明火速的赶了回来,但在医院里却只见昏迷的父亲却不见郭霞,打电话一问,郭霞就说自己儿子刚刚出了车祸,她要先回去照顾儿子,吴老伯这边她不能再照顾下去了。

听到郭霞的话吴明顿时怒上心头,郭霞先是不打招呼就把病危的父亲独自丢在医院,现在又用这样的理由来搪塞自己。父亲的病情毫无预兆的突然恶化,而郭霞的儿子怎会如此巧合在这时出了车祸?这分明就是郭霞为了逃避责任而编出的借口。很快吴明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

这天晚上,连续昏迷多日的父亲突然醒了过来,他一见到吴明又激动又着急,好像有什么要紧的话要说。从父亲断断续续的话语里面,吴明得知了一个惊人的秘密:半年前父亲竟然与郭霞办理了结婚登记!

因为病重,父亲没来得及仔细解释来龙去脉就撒手人寰了,但看着父亲临终前满脸的失望和不甘心,吴明当时断定这里边一定有蹊跷。

父亲去世之后,久未露面的郭霞竟然跑出来抢夺父亲的遗体。吴明指着郭霞气愤的说:“我看你老实才让你来我们家做保姆的,谁知道你竟然花言巧语骗我父亲跟你结婚,你这个骗子!再撒野我就对你不客气!”

郭霞冷冷一笑,不卑不亢的说:“我与你父亲已经登记了,这是受法律保护的,你想不承认有用吗?更何况我已经怀了你父亲的孩子,你想把我们娘俩扫地出门,门都没有!”吴明看着郭霞微微隆起的肚子心里一惊,郭霞与父亲突然登记,关系不清不楚;父亲病重她又借口离开,真相不明不白。

父亲临终前说出了与郭霞登记的秘密,这让吴明心里一直七上八下,所以在父亲去世后他想试探一下郭霞,曾经给郭霞打过电话,将父亲去世的消息告诉了她。他还告诉郭霞最后一个月未付的工资,等父亲后事处理完毕了,她可以随时过来领。

谁知道郭霞听后在电话里冷笑道:“吴总你该给我的可不是区区一个月的工资吧?咱们还是坐下来好好把你父亲的遗产分一分。”

原来郭霞是盯上了父亲的财产,吴明自然不能答应,现在她竟然还变本加厉声称怀了父亲的孩子,无非是想让肚子里这个来路不明的孩子多分一份遗产。吴明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父亲已经年逾70了,郭霞来当保姆的时候父亲就已经得了癌症,这孩子怎么可能是父亲的呢?

父亲的遗体被成功上位的小保姆抢走,吴明还没想好这事该如何处理呢,却突然收到了法院的传票。一看才知道,郭霞竟然以继母的身份起诉了吴明,请求法院依法分割父亲的85万元遗产。郭霞还过分地提出请求,要求为腹中的胎儿保留遗产份额。

拿着传票吴明心里无比的纠结,父亲与郭霞之间没有爱情,虽然婚姻登记在形式上是合法的,但目的却并不纯粹,他们的这种婚姻关系是否有效呢?

带着这样的疑问,吴明咨询了律师,可律师却告诉他,只要是自愿办理了结婚登记手续,婚姻关系就是合法有效的。

事已至此,吴明还是不愿意跟郭霞针对遗腹子的事情对簿公堂。在他看来,这是对父亲名誉的侮辱啊。于是吴明就主动打电话与郭霞进行了沟通,表示可以考虑给郭霞部分份额,但是腹中孩子的份额,郭霞必须撤诉。

而郭霞却冷笑着表示,自己和孩子的遗产份额一分都不能少,她还不屑的对吴明说:“你凭什么说孩子来路不明,有本事你带着孩子跟你爹做亲子鉴定啊。只不过孩子出生至少还要六七个月,你爹也要等六七个月后才下葬吗?你这个大孝子难道不怕被街坊邻居戳脊梁骨吗?”

吴明一听知道郭霞是吃定了自己“好面子,怕背上一个不孝顺的罪名”,他忍无可忍的对郭霞说:“你别以为我父亲下葬了就死无对证了,我问过律师了,我是我爸的亲儿子,可以跟你的孩子进行亲缘鉴定。你今天给我父亲泼脏水,如果将来鉴定出这个孩子不是我父亲的,别怪我对你不客气。”这话一说完,电话那头的郭霞气势明显弱了,“支支吾吾”一阵便匆忙挂了电话。

看着郭霞此刻的慌乱不安,吴明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郭霞腹中的孩子绝对不是父亲的!想到父亲尸骨未寒却被保姆泼了一声脏水,吴明越想越气愤,他下定决心要揭开事实真相,让这个贪婪的女人受到惩罚。

于是,当着郭霞和法官的面,吴明拿出了郭霞亲笔签字的一份协议书,鄙夷地说:“我父亲为了帮助你的孩子上学,才和你登记结婚的,你却恩将仇报,你还有良心吗?”吴明手里怎么会有郭霞亲笔签名的协议书呢?

原来接到法院传票的吴明心急如焚,他必须搞清楚父亲与郭霞结婚的来龙去脉,否则父亲一生的清白就毁了。吴明想,也许答案就在父亲的保险柜里?可父亲临终前没能来得及说出保险柜的密码,而只有一把保险柜的主钥匙,没有密码是无法打开保险柜的。如果自己能找到另一把紧急备用的钥匙,两把钥匙配齐,不需要密码就可以直接打开保险柜。

吴明终于打开了保险柜,里面的一个信封引起了他的注意,信封里装着一份由父亲亲自执笔的协议书,内容是:为了帮助郭霞的孩子顺利上学,父亲愿意与郭霞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但是双方只有夫妻之名,没有夫妻之实,财产各自独立,互不干涉。待孩子学籍稳定之后,尽快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协议书上有父亲和郭霞的亲笔签名。

至此吴明才恍然大悟,自己善良的父亲应该是对郭霞学龄期的孩子产生了怜悯,考虑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能在临终前帮帮孩子也是一种善举,所以就答应通过跟郭霞结婚的方式让孩子获得在城市上学的机会。

但是父亲肯定没有想到郭霞的目的得逞之后却原形毕露,竟然恩将仇报,为了跟自己争遗产甚至不惜编造遗腹子的谎言,来毁掉父亲一生的清白。又气又恨的吴明决定拿着这份协议书,在法庭上好好教训一下郭霞。

郭霞看到自己亲笔签名的协议书,沉默了许久,她终于泪流满面的开口说:“我对不住你父亲,也对不住你,可我也是被逼无奈才出此下策的。”

郭霞和丈夫是从农村来城市的打工者,虽然每天都很辛苦,但工资收入却十分的微薄。眼见孩子到了学龄,既没有资格留在城市上公立学校,又没有钱上私立学校。郭霞为这件事愁的吃不下睡不着。

为了孩子,郭霞竟然提出跟丈夫离婚,然后通过跟吴老伯办理结婚登记的方式,达到让孩子留在城市上学的目的。

郭霞可怜巴巴的在吴老伯面前哭诉了自己的难处,吴老伯十分同情她,觉得给了孩子一个上学的机会,可能会改变孩子一生的命运,自己在临终之前能做这样一件好事,何乐而不为呢?所以吴老伯当即就答应了郭霞的请求。

但是吴老伯也担心此事如果被外人知道了会引来非议,所以在登记之前要求郭霞与自己签订了一份书面的协议书。因为协议书中约定了,孩子入学一段时间之后,两个人就可以去办离婚手续了,所以吴老伯就没打算将这件事情告诉儿子吴明。

可是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出乎了吴老伯和郭霞的预料,先是吴老伯的病情突然恶化,紧接着是郭霞的孩子在放学的路上又出了车祸,郭霞分身乏术,只能先去照顾伤势严重的儿子。虽然她在跟吴明通电话时做了解释,没想到吴明根本不相信,还不问青红皂白的把郭霞数落了一顿,说她是看自己父亲病重就想撒手不管。

吴明的数落让已经焦头烂额的郭霞非常气愤,她觉得吴老伯身患癌症,吴明只是给父亲请了个保姆,就在街坊四邻那里博得了一个孝子的名声,现在却把不仁不义的骂名扔给了自己。难道有钱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偏偏就在这个时候,郭霞发现自己又怀孕了,这个消息对郭霞而言是喜忧参半。郭霞夫妻二人收入微薄,儿子的治疗费已是不堪重负了,实在没有能力再抚养一个孩子。但是如果儿子没了,腹中的孩子可是他们唯一的希望了。可儿子的后续治疗费该从哪里来?腹中的孩子又是否该留下呢?

听到吴老伯去世的消息,郭霞并不感到难过,反而看到发财的机会了。她心想,自己和吴老伯有结婚证书,自然可以分得一份遗产,不仅如此,看着腹中的胎儿郭霞的贪欲更加膨胀了。

郭霞心里清楚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吴老伯的,但是吴老伯已经去世了,死无对证,而且吴明是个大老板,好面子,为了不让父亲有遗腹子的风流事传出去,他肯定会私下给自己一笔钱,把这件事情私了了。

吴老伯简单的认为郭霞与自己签订了书面的财产协议,既然已经约定了财产是各自独立,互不干涉,郭霞就不会再分到自己的财产了.吴老伯这种对法律的误解给了郭霞可乘之机,因为吴老伯是自愿与郭霞登记结婚的,他们已经是法律意义上的夫妻了,婚姻关系是受法律保护的。吴老伯去世之后,郭霞作为妻子自然而然获得了法定继承人的权利,她与吴老伯的儿子吴明都是吴老伯的法定继承人,两个人的法律地位是平等的。

郭霞看着自己亲笔签字的协议书沉默了,她回想起吴老伯对儿子的莫大帮助,无比的惭愧;想到自己为了谋财,不惜做出抢遗体、给逝者泼脏水的事儿;良心发现了的她羞愧的真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于是她主动表示愿意放弃部分继承的份额。

最终在法院的调解下双方达成了和解协议,对吴老伯留下的85万元的遗产,由郭霞继承25万元,剩余的60万元由吴明来继承。

独身的空巢老人的晚年生活不仅是家庭问题,也逐渐上升为了一个社会的问题。其实,人到暮年,脚不能行,食不下咽,金钱往往沦为了一个符号,老人们真正需要的是儿女能时常绕膝陪伴,常回家看看。

吴老伯的晚年可谓是悲凉的,都说“养儿防老”,可含辛茹苦的抚养一个儿子,在自己最需要的时候,儿子却常常忙得不见人影;找了个勤快利落的保姆,但保姆就在他病危时不辞而别,甚至还在他死后还闹出了这么一桩荒唐案。

现如今吴明也明白了,再多的钱也抵不上对父亲的亲自陪伴;郭霞也清楚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但是吴老伯已经撒手人寰,他们纵然后悔也已悔之晚矣,只希望这样的悲剧不会在更多的家庭中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