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1-56471564

家政常识

家政行业:阳光总在风雨后

4月10日,在银川市兴庆区利群西街,聚集的数十家家政公司基本已开门营业。随着复工复产步伐加快,不少家政服务人员也期盼着能够早日步入正轨,但由于家政服务人员需要走家入户,免不了与人密切接触,其市场需求也从明显的“刚需”变得“缩水”,行业复工之路并不像期望中的乐观。

走进永琴家政服务公司,迎接记者的是多双充满期盼的眼神。“客户需求不旺盛,活不好找。”负责人陈秀琴告诉记者。往年从正月初八开始,该公司保姆的接单量每天大约在近20单,但今年复工以来,一天能接到七八单就很不错了。“保洁人员的接单量更少,偶尔才能有一单。”

采访期间,陈秀琴桌上的电话响了3次,其中2次是还未返岗的保姆打来的,一次是客户打来的。“这几天返岗的服务人员比较多,每天都有还在家的姐妹打电话来问有没有活儿,但其实保姆很充足,供大于求。”陈秀琴放下电话后告诉记者。

“客户有顾虑是最主要的原因。”陈秀琴说,近期的客户多半是因为家里实在缺人,不得已才请保姆。此外,因为一些企事业单位还没有上班,使这部分原本有需求的客户自行承担了相应的工作。

据不完全统计,全区目前约有1600家家政公司、1.2万名家政从业人员,复工人员占两成左右。据宁夏家政服务行业协会秘书长刘彦海介绍,前两个月,从业者“出不了自家门”“进不了客户门”是阻碍家政行业复工的主要因素。除了企事业单位服务外包相对稳定,所用人员也相对固定外,以家庭为主的零活并不多。从客户需求来说,近期虽然疫情防控形势好转,但人们的防备心理并未完全放下,很多老百姓对家政从业人员的健康状况有顾虑和担忧,即便请家政人员,也是以关乎人们正常生活的维修居多。

几天前,当曹玉霞敲开银川市长城花园业主杨女士家门时,杨女士的第一句话是“你可算来了”。十多年前,曹玉霞从甘肃平凉老家来银川从事家政服务,凭着干活细致,如今已有相对稳定的客户群体。今年春节,小曹没有回老家,在银川市兴庆区一个出租屋里度过了疫情防控期。20多天前,租住地解封。“好多人催我回去干活呢,但我也不敢太早复工。”对于疫情,小曹还是不敢大意,解封后又等了一周才复工,并且只到熟人家里干活。

对雇主张先生来说,保姆杨彩萍的复工是必要的,但请她干活也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我们找保姆主要是为照顾两个高龄老人。”张先生说,春节过后保姆仍无法回来工作,他只得和两个兄弟轮换着在父母家照顾,“我们都是60多岁的人,给老人做饭还行,但干家务却是有心无力。”杨彩萍回来复工前,张先生和家人还存着些顾虑,毕竟疫情尚未完全结束,而老人年龄又大。

“无论是客户还是保姆,都很谨慎,一般都更愿意找老主顾。即便如此,也要就对方最近的身体情况、家庭情况相互问上好几遍。”陈秀琴说,“对于每一个外地返银的服务人员,都要求待够14天后才允许接活儿,有些人在来之前就已经体检过,没有体检的来了之后也必须经过体检,持有健康证才允许上岗。”

往年过了农历正月十五,曹玉霞就会出来干活,今年少干了一个月,家里的经济状况顿时有些吃紧。“我老公是跑出租车的,最近情况远不如往常。”两个孩子一个上大学、一个上小学,正是花钱的时候。以前两口子每月收入加起来将近1万元,丈夫收入锐减后,现在每月两人收入加起来不过四五千元。

46岁的杨彩萍来自永宁县望远镇,是家保家政的一名保姆。去年12月初,她应聘到现在的雇主家,谈好的工资是2000元,主要负责打扫卫生和做饭。从9时忙到13时左右,杨彩萍就可以回家了。“丈夫干的是装修零活。这些年女儿出嫁,儿子上高中,她便想着出来给家里挣点贴补钱。”杨彩萍说。春节前,她回家过年,却没想到受疫情影响,各小区严控人员出入,丈夫的装修零活受到影响,她也没法回来继续打工,两人的收入降了很多。到了3月中旬,着急复工的她便主动联系雇主,想尽快重新开始工作。

虽然收入较往年缩水不少,但从杨彩萍和曹玉霞的话语,还是能听出几分对未来的期盼。“现在整个大环境正在好转,希望家政人员和客户间能再多些信任,一切总能慢慢好起来。”杨彩萍说。(记者 李 徽 张 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