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1-56471564

家政常识

一句 “我绝不会放弃儿子!” 是这位母亲最最好

“我是一个罕见病孩子的妈妈,我的孩子靠着手指力量敲打键盘,恳请各位爱心人士,打开链接,给这个自立自强的孩子增加浏览量,谢谢大家!”旌阳区柏隆镇人辜敏的朋友圈、微信群,随处可见“中国科技巨头的量子战争”“缝合时空的量子纠错码”“量子计算到底有多冷”这类文章,她以自己的方式,为儿子蔡兴桥宣传他的公众号。

蔡兴桥毕业于西南交通大学经济学专业,目前在成都某自媒体公司上班,几公里的路程他需要“开着”电动轮椅“走”1个小时。工作八小时,路上两小时,每天在轮椅上坐十个小时左右。

“孩子有了工作,走上社会,去学习、去锻炼,做母亲的心也放下了,更重要的是让他有了自信,有了存在的价值。”辜敏如是说。

10岁那年蔡兴桥被确诊患有“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症”。这种病随着年龄增长,肌肉逐渐萎缩,最终会丧失所有运动功能,甚至影响他的心肺功能衰竭而亡。医生说,蔡兴桥最多活到18岁。家里的积蓄花光了,然而孩子的病情仍然在恶化,走路越来越没有力气,每天摔很多跤,几乎膝盖就没有结过痂,摔倒之后根本没办法自己起来。辜敏开始每天背着孩子上学,下班后又背回来,蔡兴桥考入德阳五中后,辜敏又在学校旁边租了一间房子,在附近找了一份工作,方便照顾儿子。

在辜敏看来,知识是改变孩子的唯一希望,“我只能在我的有生之年让他饿不到,但他一定要通过知识来改变自己的出路。”

蔡兴桥的教室在五楼,每天早上,辜敏都会赶在上班高峰前背着孩子一步步挪到教室,然后回到出租屋在9点之前做好午饭,再利用课间10分钟送到学校后,才开始一天的工作。这条艰辛的陪读路程,辜敏坚持了三年。“只希望孩子更加努力,考上大学就好了!”坚持,是辜敏无言的母爱。

然而,就在孩子高考冲刺的前两个月,丈夫蔡刚突然患上了重型肝炎加肝硬化,“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她把老公接到出租屋,早上很早把孩子送到教室后,拜托同学老师帮忙照顾,然后到处寻医问药,转眼就到了高考前夕,丈夫肝腹水在她的精心照料下竟慢慢开始减退,就在高考前一天,她心里长长出了口气的时候,丈夫突然胰腺炎发作,又被紧急送到医院抢救。两天半的高考,丈夫就在重症监护抢救了三天。

高考分数下来了,蔡兴桥的分数超出当年重本线四十多分,这是这么久以来全家最开心的一件事 。“虽然这个成绩孩子还有那么一点点不满意,但是在当时的情况下,能考出这样的分数,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

蔡兴桥被西南交通大学录取后,全家又搬家到学校附近。四年大学,丈夫养病,家里没有一点收入,蔡兴桥就利用课余时间做家教,辜敏做钟点工,以及社会的关爱,度过了全家最低谷的时期。在大学期间,蔡兴桥开始考各种证书,为找工作做准备。他相继通过了证券、会计、期货、银行等从业资格考试,以此证明自己的能力和价值。

从大四开始,蔡兴桥开始不断投简历,但因为自身病情,很多工作受限。“有一次孩子应聘一家单位,笔试进入了全省前40名,当我们一家人兴高采烈去面试时,工作人员看了孩子一眼就直接喊我们回去,当时我的眼泪一下就流出来了。”辜敏说,一次次的碰壁,一次次的失败,让孩子失去了信心。

就在全家人失去信心准备回老家的时候,一家公司录取了蔡兴桥。全家人又从大学附近搬到了孩子上班的附近。虽然蔡兴桥的病情越来越严重,运动功能每天在减退,但是他能每天坚持骑着电动轮椅去几公里以外去上班。

“孩子能走到今天,正常孩子有的,我都要尽自己所能给他创造,作为一个母亲的心愿,就是希望他能有个完整的人生。”辜敏说,她一直是一个很乐观向上的人,她觉得社会上需要帮助的人还很多。“我朋友圈有很多进行性肌营养不良的病友和他们的父母,我希望通过生活中一些乐观向上的东西,让他们看到希望,不要放弃。”

平时空余时间,辜敏会去做义工,哪里需要捐款、众筹,她也会积极参加。2019年,辜敏家庭被评选为德阳市“最美家庭”。“我们一家受到社会的关爱太多了,别人的帮扶是我的动力,而不是成为依靠,我想尽自己所能回报社会,同时也给儿子做一个榜样,让他常怀感恩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