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1-56471564

家政常识

《月嫂先生》:除了“男月嫂”的噱头,一切都

暑期档之后的电视剧市场又进入了惨淡周期。“山上无老虎,猴子称大王”,由吴奇隆、李小冉主演的《月嫂先生》成了收视率冠军,网络点播成绩也尚可。

从题材上说,《月嫂先生》其实是具有开创性的,它是国内首部聚焦男月嫂题材的电视剧。因此,我们也可以说《月嫂先生》是一部行业剧。这几年,影视圈行业剧颇为流行,镜头聚焦的往往是医生、律师、翻译官、谈判官等“高端”职业,鲜有人会关注到月嫂/保姆这一群体。

月嫂/保姆这一群体很特殊,从她们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中国的一部分缩影。很多保姆都是背井离乡,去往陌生的大都市打工,这个时候她们的身份就是“离乡者”“城市的外来人口”;很多保姆也有自己的孩子,但为了生活她们只能把孩子留在老家,自己却照顾着别人家的孩子,此时透过她们我们就可以看见“留守儿童”这一群体,看见城市化进程裹挟下的身不由己;住家保姆虽不是雇主家庭的内部成员,但她们却可能是在家里待得最久的人,她们会对豪华生活产生眷恋或者有一种主人的错觉吗?这个时候,她们的身份就成了“闯入者”……

显然,保姆这个题材是大有挖掘的空间。我们可以在电影《到阜阳六百里》,也也可以在王安忆的《乡关处处》《富萍》、张悦然的《家》等小说中,看到对保姆这一群体的描摹,这些作品关注的是保姆的不同身份,揭开了这一群像背后复杂的现实问题和人性纠葛。

另外一个颇有意思的点是,我们目之所及文艺作品里的保姆,几乎都是女保姆,回到现实生活中,很多人也从不曾见过男保姆、男月嫂。如果往深里思考,这背后涉及的是一个重要的性别议题:为何保姆这一工作从来都是女性在承担?保姆这一工作是如何被性别化的?女保姆与女主人是什么样的关系?台湾社会学家蓝佩嘉的《跨国灰姑娘》,以及获得2016年法国龚古尔文学奖的《温柔之歌》,对这些议题有着深刻的阐释。

总之,《月嫂先生》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题材,不仅是月嫂还是男月嫂,如果它在上述议题上有所开拓,那么它将成为一部精品的行业剧,一部现实主义的杰作。

但国产剧常常是扶不起的阿斗,再好的题材最后也是画虎不成。《月嫂先生》那是彻彻底底辜负了我们的期待。它首先是犯了国内行业剧的一大通病——一点都不专业。你能够想象,一个男月嫂是海归博士吗?即便有,他也不具备典型性。月子里照顾小孩本是日夜颠倒、兵荒马乱的工作,但你看吴奇隆饰演的“月嫂”沈心唯,每天精力旺盛地讨女主角欢心、应付岳母的过分关心、处理学术上的纠纷以及和前女友的纠葛,独独很少看到他在专业地工作;而沈心唯大部分时候都是西装革履,更像是每日要去CBD上班的精英……它对于月嫂这一工作的职业的呈现浮光掠影,遑论对这一群体的社会学思考。

说到底,《月嫂先生》“男月嫂”的设定,不过是换一个新的宣传噱头,并且也方便男主角住进女主角的家,方便两人上演一系列戏剧冲突,它的内里其实是老套的恋爱。你看现在《月嫂先生》剧集已经播出三分之二了,沈心唯的月嫂先生这一身份才算正式出场,但大部分时间他在干嘛呢?跟那娜谈恋爱呢。这是国产行业剧的另一个通病,男女主角无论从事什么职业,都是“恋爱大过天”,剧集里很少看到他们在专业的工作,倒是天天看到他们在争吵、误会、调情、甜蜜,最后大团圆。

观众很喜欢的许娣老师,刚在《爱情进化论》里扮演完男主角的妈妈,这剧刚完结,她又在《月嫂先生》里成了女主角的妈妈,一如既往地啰里啰嗦、刀子嘴豆腐心。有弹幕说,怎么感觉许娣老师的表演有些重复。其实问题不在于许娣老师,而在于这些所谓的都市情感剧,给予许娣老师的都只是功能性的角色——需要有这么一个人催婚、制造矛盾、营造生活气息。要不是因为有许娣老师,这些所谓的都市生活剧,那么可怜的一点生活气息也都没有。

坦白地说,《月嫂先生》还是可以看得下去的,它虽然都是老套路,但婆婆妈妈的剧情还是能讨好不少观众。只是就像超市货架上摆放的包装新奇的廉价薯片,你蛮以为它味道会不错,结果薯片又厚又硬又糙。它当然还是可以入口的,但口感总归是廉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