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021-56471564

家政常识

请不要忘记:杭州保姆纵火案

2017年备受关注的“杭州保姆纵火案”,于2月1日在浙江省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开庭审理。

2017年6月22日,杭州市上城区蓝色钱江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火灾,杭州市公安消防局接到火灾报警后,赶到火灾现场实施扑救,女子朱小贞和三个年幼孩子不幸遇难。经警方调查认定,大火为雇佣的保姆莫焕晶纵火所致。

杭州的一户富足的人家中的一名保姆,心术不正,外加外债缠身之下,不仅不对主人家的理解与信任,并屡次前后借与了十余万元与她的善举心存感恩,反而将目光放诸于了主人家的财产之上。在前后陆续的小偷小摸的窃取了主人家的一些诸如,名表,首饰的等价值不菲的物件之后,不仅不学那《史记》之中的廉颇的负荆请罪,争取主人家的谅解与自我的救赎,反而是上演了一出拙劣不堪的“将功赎罪”了。

但就是从这名保姆能在数年之中,因为好赌的恶习从而债台高筑,便能看得出这位保姆的智商与动手能力,至少绝对不是一个聪明之人当有的手段,故而其趁着主人家一家四口在酣睡之际,点着了一本书,妄想来一出贼喊贼捉的将功赎罪,却也不想低估了那星星之火的燎原能力,待得那熊熊大火铺面而至时,早已是为时已晚,扑之不及了。于是这保姆情急之下,也就顾不得三七二十一,匆忙便独自一人从这价值不菲的豪宅之内专属的保姆电梯,逃之夭夭了。只留下了那一家四口,在火海之中呜呼哀哉了。

这则新闻一经报道而出,毫不意外的,在网上又掀起了一阵波澜,无数义愤填膺的网友们,这次却出人意料的没有秉承其一贯的“仇富”心态,将目光放诸于男主人家那要优于常人的豪车与豪宅之上,反而是众口一词的开始对于这名保姆的行为,进行口诛笔伐起来,一如这些人在以往的新闻热点事件上的那般亢奋与大义凛然一般。

作家王小波曾经玩世不恭的说过“人的一切痛苦,本质是都是对于自己无能的愤怒”。对于这番话,我是拍案叫绝的,不过联想到这则“杭州保姆纵火”的新闻,我又在忖度,或许引起这些网友出乎于往常的愤怒,大致也来源于它们设身处地的兔死狐悲吧。

在这则新闻的大约三四天之后,这则新闻就已然如同昨夜惊鸿一瞥之下的昙花一般,已然开始被人所遗忘了。而遗忘这则新闻的人,也正是那群当初义愤填膺,大有着一副你若然给它一把刀,其便是有胆子冲进那看守所,将那犯事的保姆千刀万剐,甚至于将心肝剜出来,造三分酸辣解气汤,给那人生逢此厄运的父亲来消消气了。

此情此景是不是似曾相识?大约在数百年前,某位明朝将领,在被押上行刑台,施以千刀万剐的极刑,偏偏台下却又都是其曾经信誓旦旦要保卫其家庭和姓名的群众,此时此刻却又疯狂而狂热的在举着手中的银钱,恨不能生啖其肉,和酒吞下。诚然,这位将领的是非功过,自然有后人去评论。

不过无独有偶,鲁迅先生在《药》这篇被多数人都背诵过的课文之中,同样也写过有关于“蘸血馒头”的这种颇具讽刺意味的桥段。不过鲁迅先生若是用今日的眼光来看,在很多人的眼中,也大抵就是一位拿着高额稿费,站着说话不腰疼,哪壶不开提哪壶的“键盘侠”,或是“愤青”这一类了。至少我们中国人的理念自古以来,都是要“折中”,要和谐,要整体如同圆润的铁板一块,断然是不能有任何的棱角,边角存在,有碍于整体的。

至少我们从“杭州保姆纵火”这类事件上,不仅仅能看到国人的选择性遗忘与那过于亢奋的情绪,但就是就从这保姆身上而言,也是能看出不少问题的所在的。

中国自古有句成语,“斗米恩,担米仇”,这是众所周知的,相信在现如今的社会交往之中,众人也都有如此这般的经验,往往一腔的热忱与好意,却是总被很多人心安理得坐享了其成,细细忖度一番,有时也不知是应当感慨是自己过于的追求回报,太过于功利,还是应当谴责其不知道“受人之恩,当涌泉相报”的恬不知耻了。

很显然,或许在很多人看来,“杭州纵火案”之中保姆,明显也可以套用这种逻辑,来大肆的上下批判一番了,其能够最终犯下如此这般的恶行,想必也是与主人家的长期纵容,与对其的过度容忍有关了,若是能在早早的便发现这保姆的不端的品性,将其辞退,防患于未然,也断然不会酿成如此悲剧了。

但是换个角度想想,早早的便能够先知先觉的发现这保姆小偷小摸的恶行,就将其辞退之后,也难保以这名保姆的秉性,不会因为怀恨在心,从而进一步再做出一些类似于纵火的这种举动来,最后受到伤害的,仍然是这一家从始至终都可怜而无辜的家庭。

佛总是教育世人,因果报应,善因种善果,但是它自己舍身喂虎之下,也未免过于低估了人性之中,那远远超越于善良的一面,恩将仇报,临阵倒戈的情形,屡见不鲜,而这一家人对于保姆的宽容与信任,就是很好的一个佐证,为此引来了杀身之祸。

当然凡事也不可一概而论,为人保姆几十载,与主人家相亲相爱,甚至于最后由主人家为其养老送终的事例,也绝不仅仅是由刘德华,叶德娴所主演的电影《桃姐》之中的个别事例。

只是相较于“杭州保姆纵火案”这则事件本身,我更感兴趣的,倒是去对于人性之中的探讨与反思,甚至于网上近乎于一面倒的舆论与网友们的众生百态,同情受害者,谴责犯罪者,就本质而言,这是没有错的,更是我们整个社会值得提倡、发扬的,只是希望这种情形,不要被总是选择性的遗忘。